偽基站的構成
  ◆ 主機
  ◆ 筆記本電腦
  ◆ 短信群發器
  偽基站工作原理
  ◆ 搜取以其為中心、一定半徑內的手機卡信息
  ◆ 偽裝成運營商的基站,任意冒用他人手機號碼
  ◆ 強行向用戶發送詐騙、廣告推銷等短信
  左圖:由偽基站發出的詐騙短信。
  右上:警方繳獲的偽基站服務器和電腦。
  右下:警方繳獲的車載偽基站。
  □ 本報記者 蔣皓 攝
  偽基站作案手法
  不法分子一般在城市商圈、機場、車站等人流密集的場所,冒用他人電話號碼或者偽裝成通信運營商、銀行客服,甚至是司法、行政機關,強行向不特定人群發送短信,非法經營廣告業務,或者發送虛假廣告,甚至實施詐騙等犯罪活動,獲取巨額利益。
  □本報記者蔣皓
  “丹東出大事了!”來自陌生號碼短信中的這6個字和一連串的驚嘆號,讓正在和家人享受周末快樂時光的遼寧省丹東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大隊長馬志軍心裡“咯噔”一下,他急忙向下翻看,卻發現只是某房產公司發送的促銷廣告。
  “現在的廣告咋這麼多,信息都是從誰那兒泄露的?”家人的這句抱怨,也給馬志軍一個提醒:收到垃圾短信就一定是信息泄露嗎?
  答案是否定的。近年來,一種能夠搜取一定半徑範圍內的手機信息,可任意冒用他人電話號碼強行向用戶手機群發各類短信息的非法設備,成為不法分子發送詐騙、推銷等垃圾短信的新手段。據不完全統計,每年通過這種設備發送詐騙、賭博、推銷、中獎等短信近千億條,這種設備被稱為偽基站。
  今年以來,公安部等9部門聯合部署開展了打擊整治非法生產、銷售和使用偽基站專項行動。行動中,遼寧和河北警方通過深挖細查不法分子違法犯罪的套路,揭開了偽基站的神秘面紗。
  群發廣告短信
  一年獲利達千萬餘元
  “開車到指定地方,打開電腦輸入內容發送,到時間就收工,很簡單也很清閑。”在沈陽某廣告公司工作的孫某,一星期只乾一天活,動動手指每個月就能拿3500元,他對自己發送短信的工作十分滿意。但只做了不到半年,他就和同事、老闆一起被丹東警方抓獲。
  原來,馬志軍收到的短信就是這家公司指派孫某去丹東發送的,而這條短信也成警方抓獲該犯罪團夥主要成員的突破點。
  王某是該犯罪團夥的技術總監,從網上聯繫購買設備、與銷售管理人員溝通業務、審查廣告短信內容、聯繫像孫某一樣的“司機”發送短信,向公司老闆李某反饋發送數量和效果等都由他負責。
  “這種設備我們之前都稱為區域性短信群發設備。”王某說,他知道利用偽基站群發短信廣告是違法行為,也曾和李某探討是否繼續從事這種違法行為,但面對巨大的利益誘惑,兩人選擇了繼續乾。
  偽基站發送廣告短信利益究竟有多大?
  據李某交代,廣告短信的市場需求很龐大,但當地主要通訊運營商要麼已停止提供短信群發業務,要麼業務費用比較高。他們以每條0.04元的價格提供業務很有市場,僅丹東2013年10月的銷售額就有30餘萬元。
  據馬志軍介紹,該犯罪團夥有10餘套偽基站,一臺偽基站每天工作8小時,每小時能發送1萬條短信,一天就有兩三萬元進賬。
  根據警方掌握的情況,從2013年年初至今年2月,該犯罪團夥利用偽基站發送短信3億餘條,獲利1000餘萬元,業務已覆蓋遼寧全省、內蒙古自治區和吉林省部分地區。
  “偽基站的濫用讓群眾在正常生活中收到大量垃圾短信,也助長了詐騙短信的發送,滋生電信詐騙等犯罪案件。”馬志軍說,這次9部門聯合打擊整治行動,就是要還人民群眾以乾凈的通訊網絡和生活環境。
  非法組裝銷售
  利益驅使黑手再延伸
  2013年12月以來,河北衡水許多市民反映,他們的手機短時間內會接收到同一垃圾短信,並且手機都無法正常使用。
  “又是偽基站在搗鬼。”衡水警方經偵查發現,犯罪嫌疑人郭某是使用偽基站設備群發垃圾短信的始作俑者。據郭某交代,自己的設備是通過互聯網向故城縣苑某購買的。
  故城縣警方順藤摸瓜,於2014年1月8日成功抓獲苑某、閆某、胡某、白某4名犯罪嫌疑人,繳獲偽基站1台,射頻主板92塊。
  與苑某鄰縣的劉某2008年開了一家廣告公司,去年8月偶然在網上看到苑某那裡有可以群發短信的設備,不用通過通訊運營商就可以“零成本”發送短信,效率很高。
  “聯繫苑某後,他第二天就把設備帶到了門店,並向我演示了操作方法和效果。”劉某說,他在苑某指導下操作一遍就會了,全部過程不過兩三分鐘。
  劉某說,以前通過通訊運營商給客戶發短信每條要0.07元,現在則收0.03元,一些房產公司、家居商場、金玉店都來找他。在租用一段時間後,劉某以1.7萬元的價格向苑某購買了一臺設備。
  故城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陳冬對記者說,苑某在某小區設立了窩點,通過QQ群和手機短信聯繫買家,銷售偽基站設備。同時,他還在石家莊租房開設一個網店,組織偽基站整機對外銷售。
  警方統計,2013年8月到2014年1月,苑某和該犯罪團夥成員就以每台1.2萬元至3萬元不等的價格賣出偽基站整機55台,涉案金額85萬餘元。
  明轉暗網上銷
  打擊整治有一定難度
  “苑某在2013年7月通過網絡結識了廣東深圳的老侯,並從老侯處購買了第一批偽基站零配件和組裝圖紙。”陳冬告訴記者,設備多是由廣東、浙江等沿海地區的地下工廠生產,再通過網絡經銷商銷往全國各地。
  隨著案件的深挖,一條非法生產、銷售偽基站設備的犯罪網絡浮出水面。為了打擊源頭,2014年2月16日,公安部組織河北警方奔赴深圳,很快將老侯抓獲。
  老侯原名張某,他2013年從一家通訊公司辭職後,便和郭某、陳某一起非法生產銷售偽基站零配件,並向偽基站零部件的購買者提供技術指導。截至目前,已經向全國多地非法出售400多塊主要零配件射頻主板,涉案金額100餘萬元。據張某交代,偽基站與之前廣泛用來發送垃圾短信的短信群發器不同,不用通過通訊運營商網絡,在人流、車流密集的地方就可以實時發送,成本低,發送量大。
  “把設備裝在車上,在人員密集的小區、商業中心邊走邊發,不僅發送面更廣,還不容易被髮現。”張某交代說,他通過網絡發佈需求廣告,網上聯繫,提供虛假姓名和地址物流發貨,防止被公安機關查出。
  警方在偵查苑某案過程中,還排查出江蘇省淮安市的金某從張某處購買零配件。警方立即轉戰淮安,並快速查明,自2013年10月以來,金某和岳父孫某一起購買零配件組裝偽基站並且出售牟利。截至今年2月底,金某共銷售了偽基站54台,涉案金額150萬元。同時,經他們證實,深圳老侯就是零配件和組裝技術的提供者。
  “許多人在暴利誘惑下以身試法,逐漸形成一條生產、銷售、使用偽基站的黑色產業鏈。低成本、高收益是偽基站猖獗的重要原因。而購買途徑方便快捷方式,又為偽基站泛濫提供了條件。”陳冬進一步說,隨著有關部門打擊力度的加大,偽基站違法犯罪活動正由明轉暗,披著區域短信群發設備、基站小區短信等偽裝在網上熱銷,給打擊整治帶來一定困難。
  據瞭解,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和國家安全部近日出台了《關於依法辦理非法生產銷售使用偽基站設備案件的意見》。意見明確非法生產、銷售、使用偽基站違法犯罪行為,可依法以非法經營罪、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虛假廣告罪等8項罪名追究刑事責任。對此,公安部有關負責人表示,9部門聯合對偽基站開展專項打擊整治行動,從源頭斬斷偽基站的黑色利益鏈條,規範通信秩序,公安機關也將持續不斷組織開展打擊行動,堅決維護公共通信秩序和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
  (原標題:警方深挖細查斬斷新型黑色利益鏈)
創作者介紹

服務台

mnnv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